快手成人版app名字叫什么

  

双方对视,接触到许岩温润平和的目光,赵嫣然芳心微颤,她低声道:“许先生,您好,幸会了——没想到,您这么年青呢。”

许岩也很客气地说:“幸会,赵小姐。我看过《双宫迷情》,我的很多朋友都是您的粉丝来着。没想到,你真人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呢。”

同样是赞赵嫣然漂亮,但许岩的夸奖显然比文修之真诚多了,赵嫣然也是在精明剔透的人,如何看不出来呢?她嫣然一笑,顿时感觉心情舒畅多了。

这时,郭姐上来插话道:“文局长,许先生,要不,我们坐下来谈吧,不要这么站着说话好累——您先请!”

文修之淡淡“嗯”了声,却是指着那正对着门口的位置对许岩说道:“岩子,你坐这吧。赵小姐,你坐旁边陪许先生,不必拘束。”

被折腾了一天,许岩也是饿了。反正也是跟文修之惯熟了,许岩也没想那么多,很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正对门口的贵宾位上,还招呼大家:“都快坐吧!”

赵嫣然和郭姐飞快地对视一眼,眼中都是闪过了一抹震惊:她们都是经常出来场面上行走的人,深知应酬场上的规矩。一般来说,饭局里正对着门口的位置,那是被称为主位或者尊位,都是由席间地位最高的人来坐的。

文修之身份尊贵,赵嫣然和郭姐都是知道的,现在,文修之却是主动让出了主位。那位许先生也老大不客气就敢坐下来了——难道,这位年纪轻轻的许先生。竟是一位比文少爷更了不起的大人物?

怀着异样的心事,众人纷纷入席开始聊天。说是聊天。但其实几个先前根本不认识的人之间,其实也没多少可聊的,文修之几乎不说话,神情总是淡淡的,两个女的也不敢随便招惹他,于是许岩就只好担当起了谈话的主角了。

谈话间,许岩知道了,这位郭姐是公司派给负责赵嫣然的经纪人和助手,平常跟着赵嫣然出入。照顾她的生活,也帮忙打点琐碎杂务。

许岩主动问起:“赵小姐现在在拍什么戏啊?哦,对了,我的很多同学都是赵小姐您的粉丝来着,等下赵小姐您能跟我合个影和签几个名吗?”

赵嫣然嫣然一笑:“那自然是没问题的。”说罢,她自己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纸笔,微抬起头望着许岩:“要写几张呢?还有,许先生您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呢?”

许岩想了一下,把胖子刘洋和两三个跟自己要好的同学说了。赵嫣然很认真地听着,还凑近许岩问:“是不是这个刘洋?立刀刘,三点水的洋?”

在她说话的时候,许岩闻到了一股清馨的甜香气。许岩心神一荡,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会有“吐气如兰”的说法了。

赵嫣然写得很快。几张签名便签一挥而就,许岩如获重宝地收了起来。赶紧把这些签名放进随身包里。他抬起头,却看到文修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许岩顿时脸上微红,知道文修之又在笑话自己幼稚了。许岩赶紧转换了话题:“文哥,菜什么时候上来呢?今天的活动量蛮大,我还真有点饿了。”

对着许岩,文修之的态度倒是很好,很和气地说:“应该也差不多了吧?我让他们十分钟上来,瞅着也该差不多了。”

话音未落,只听包厢的门外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一个汉服美女推门进来,文质彬彬地问道:“请问,可以上菜了吗?”

“呵呵,京城的地头真是邪门,说曹操曹操到!这就上菜吧,我们边吃边聊。”

于是,几个穿着宫廷服装的女服务员端着大大小小的盘子,仪态万千地鱼贯而入。跟在她们的后面,来了一位笑吟吟的胖经理,看样子像是主管,他客气地说:“文先生晚上好,几位贵宾晚上好,欢迎欢迎,我是这里的主管郝经理,我介绍一下今晚给诸位准备的菜肴。。。”

胖经理看样子是想把这些菜肴的来龙去脉给介绍一番的,但文修之打断了他:“老郝,今晚来的都是私人朋友,介绍就不用了。你忙你的事就好,不用来招呼我们了。”

郝经理干笑两声,知道文修之这是在下逐客令了。他很识趣地赶紧告辞出来,顺手还带上了房门,文修之这才露出了一丝淡淡笑意,他对许岩和两个女生说:“这个老郝,他倒不是坏人,就是嘴巴啰嗦了点,比较爱卖弄,经常搞不清楚场合——如果让他这么啰啰嗦嗦地介绍下来,怕不要个十几分钟,今晚的好气氛就全给他毁了。”

许岩觉得,文修之的这句话一点都不好笑,但在座的两位女性却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好听的笑话一般,咯咯咯咯地笑得花枝乱摆,身子晃个不停,让许岩都觉得颇为莫名其妙。

按照文修之的介绍,这个会所的厨子是很了不起的,曾经在“海里”干过,以前也为大领导服务过的,会所的老板为了雇他过来,足足花了上百万的年薪。但许岩尝这些饭菜,倒也没感觉到如何好吃得不得了,也就比较顺口,肉也好,菜也好,味道很鲜,至于口感嘛,许岩就觉得很是一般般了——如果按许岩的感觉,这的东西还没有学校后门小吃一条街的串串香好吃,但这种话,许岩肯定是不敢说出口的。

今晚的饭局,文修之声称是专门请赵嫣然来陪许岩的,但许岩实在不知道该跟她谈些什么好——这就是作为朋友跟作为粉丝的区别了,作为朋友,大家可以有谈不完的话题,天文地理日常生活琐事都可以谈,但作为一个明星和她的影迷,尽管文修之在旁边再三强调今晚是朋友之间的私下聊天,让大家不要拘束。但许岩还是找不到什么话题跟赵嫣然交流的。

想了一阵,他好不容易憋出一个话题:“赵小姐最近在拍什么戏呢?怎么我最近好像没听过你新剧的新闻?”

赵嫣然很认真地跟许岩说:“拍完双宫迷情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内涵还是不够,到后来就演得很吃力了。有种被掏空的感觉了,所以前一阵子,我就跟公司申请了休整,一直没接什么新戏,而是去中戏黄雅馨教授班上进修旁听了两个月的表演课程,感觉收获很大。黄教授的表演艺术底蕴很深厚,从她那里,我学到很多东西。”

“哦哦,”许岩连连点头:“充充电也好。充实自己,才能走得更远嘛。黄教授的讲课确实不错,从她那里,你能学到很多东西的。”——许岩心想,老子这辈子都没听到那什么黄教授的名字,黄下流教授的笑话倒是听胖子说过好多次了。

生怕谈得太多露陷了,许岩赶紧换个话题:“赵小姐,你现在可有接新戏的准备吗?”

赵嫣然嫣然笑道:“现在还是有点计划的,公司给了我两部戏的选择。一个是接拍《双宫迷情》的续集,还有一个选择是接拍一部现代都市戏,讲的是现代都市白领男女的情感生活,我来出演女一号。两部戏我都看过剧本了。我个人是比较喜欢那部都市剧的,但公司却希望,我能接下《双宫迷情》的续集。”

“为什么呢?”

“嗯。公司或许认为,因为《双宫迷情》的本剧里。我的表演还算不错,也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所以,我在续集里继续出演就比较容易上手也好掌握人物了。而且《双宫迷情》的收视率还算可以,有那么好的基础和受众,续集的受欢迎程度应该也不会很差,这样我继续走红就比较有保障了。”

“嗯,公司这样考虑还是很有道理的——这样的话,你为什么喜欢接都市剧的戏呢?”

赵嫣然轻轻摇头,她的睫毛很长,眼睛好看地眨着:“呵呵,这就是我的任性了——因为都市剧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挑战,我想尝试一下新的角色和人物,这样的话,我将来的戏路会更宽一点,不至于专门被局限在古装戏了——如果演员被观众把印象都局限死了,那就很麻烦了。比如一说起王老师,大家就说了,他就是那个演清朝贪官的王老师啊,还有那个谁谁谁,一说起他,大家就说那个专门演警察的谁谁啊!

当然,我也知道,都市戏对我来说是个艰难的挑战,但我还是想去尝试一下。我想,如果不趁着现在还年青多试点戏路,将来,一说起赵嫣然,大家也说了,她就是个只能演古装宫斗戏的演员啊。我不想做这样被人标签化的演员吧,呵呵。”

许岩笑笑,对于演艺界的事,他根本是个门外汉,连一知半解都谈不上,也不知道怎么评价赵嫣然的这番想法,只能笑笑,简单地说:“趁着年青,多尝试一点总是有好处的。”

这时候,倒是赵嫣然对许岩起了兴趣:“许先生这么年青,不知是干哪行的呢?”

许岩摸摸自己的鼻子:“我吗?我还在读书,是读书的大学生来着。”

听到许岩说自己是学生,赵嫣然和郭姐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个眼神——看许岩年纪轻轻,他说自己是大学生,赵嫣然和郭姐都不感到奇怪。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文局长会对这么一个大学生这么重视呢,还特意请来赵嫣然来给他作陪?

郭姐在演艺圈里混得久了,见的事情多,眼界也颇为广阔,她隐隐猜到了,文修之重视许岩的原因,肯定是这青年的家里或者长辈那里有某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才可能让文修之这么重视他。

但问题又来了:文修之的家世,大家都是知道的,文老的小儿子,情报部的实权局长,近期据说很希望提为将军。连文修之这样本身就是权二代太子党都要刻意奉承的少年,那他的家庭岂不是更加了不得?

一时间,郭姐心中甚是震撼,许岩的形象在她眼里顿时神秘起来。

她偷眼瞄了许岩几眼,想看他的五官轮廓是否跟新闻联播里常出现的哪个面孔比较像的——看来看去,却好像发现没跟谁相像啊?

猜到到许岩的来头很大,郭姐暗藏了几分小心,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道许先生,是在哪里读书的啊?今年读几年级了呢?”

“我啊,我是在。。。”许岩正要脱口说出“蜀都大学”几个字时候,文修之干咳一声,打断了他,他似笑非笑地望着郭姐:“郭姐打听得这么详细,是想查查我们小许的户口吗?”

郭姐脸上顿时一红,她讪笑着自我解嘲:“文局长开玩笑了,我算哪份的草料,敢在您面前查户口?只不过看着嫣然跟许先生聊得这么开心,他们年岁又差不多,他们说不定可以交个朋友呢?”

说是这么说,郭姐却是隐隐明白了,许岩肯定是哪个大人物的后代。没看到吗,自己不过是想打听下他所在的学校而已,文修之立即就阻止了自己,可见他的身份有多敏感多神秘了——传说中,那些大人物的后代,都是被这样严格保护的。

许岩不解地望着文修之,他不怎么明白,为什么文修之不让自己透露自己的学校——不过,文修之既然这样,那肯定是有他原因的吧?

一顿饭边吃边聊,吃了约莫一个多钟头,许岩吃得心情愉悦——当然,无论是谁,有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坐在身边陪自己吃饭,他总是会开心的,倒是这餐饭里,文修之说话说得很少,即使那位郭姐或者赵嫣然主动找他说话,他也只是很冷淡地“嗯嗯”几声把人给打发了。看到文修之成抖音短视频app下摆出这么一副生人莫近的冷酷面孔来,许岩只觉得莫名其妙:这家伙是怎么了?莫非是更年期到了,他脾气发作?

文修之不说话,许岩就成了桌上的主角了。他无论说什么,郭姐都是很热情地附和,而赵嫣然则是眨着亮汪汪的美丽眼睛在看着他——有个美女用这么仰慕的眼神盯着自己,这真让许岩陶醉,他飘飘然简直两脚不着地了。(未完待续。。)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