鲅鱼tv在线进入

  

他很崇拜你!

这是个很有气场的老人。七十出头的模样。头发却已是花白。从外观来看,比胡老苍老许多。

可举手投足间,却充满了上位者的压迫感。

客观来说,萧正和这位老人家是不对盘的。甭管他有没有想法入局,但他这几次的所作所为,早已经对外界传递了强烈的信号。

他和胡家,早已促成联盟一线。

“胡老。尉迟老。”萧正十分谦恭的点头问候。

一方面,这两位老者都是华夏最顶尖的政坛大佬。单凭他们为国家作出的贡献,就足以获得萧正崇高的敬仰。另一方面,二位都是长辈,从年龄上来说,达到了萧正爷爷辈的资历。

给予基本的尊重,是萧正应该拥有的素养。

“他就是萧正。”胡老面色从容的引荐萧正,继而转头向尉迟宫说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很了不得啊。每次看见他们,我都有种感慨时不待我。”

尉迟宫是个十分古板的老人。

他在得到胡老的引荐之后,只是淡淡点点头,抿唇道:“萧老板的事迹,我倒是听说过不少。的确是有为青年。就连我那孙子,也不止一次提起过萧老板。”

这话听起来是鼓励,实则——却是在敲打萧正。

你和我孙子的事儿,我已经了如指掌了。甭管这件事最终以何种方式收尾,这位在政坛极有地位的尉迟家主,恐怕都深深记住了萧正。

萧正十分客气的寒暄了两句,气定神闲。

经历了太多大风大浪,萧正从初生牛犊演变到另一个境界,临危不乱。

初生牛犊不怕虎,临危不乱——无惧狂风暴雨。

这大概就是萧正成熟的佐证。

也许是和胡老谈妥了,尉迟青并未在胡家久留。胡老也没挽留他吃晚餐。目送他走出胡家大门,这才收回视线,落在了萧正脸上。

“阿正,你胆子不小啊。”胡老开口便是这样一句话,听的萧正微微一凛。

“爸。”胡国栋缓步走上前,似要替萧正解围。却被胡老眼神一瞪,又停下了脚步。只是无奈的看了萧正一眼,心中轻叹。

“阿正,我书房有好茶,上去喝一杯?”胡老抿唇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萧正点点头,临上楼投给胡国栋一个安慰的眼神。

不知怎地,在这几次的相处下来,萧正觉得与胡国栋颇为投机。此人一没有官架子,二不托大。和人聊天总是以一副平常心对待。很对萧正胃口。

跟随胡老上楼后,萧正直接进入了书房。

书房的装饰古色古香,很有股韵味。萧正也没心情多做打量,简单扫了一圈,便在胡老的示意下坐在了椅子上。

没多久,佣人便奉上两杯香茶。热气腾腾,茶香四溢。

胡老落座后,慢悠悠的掏出一支烟点上,然后坐在书桌后吞云吐雾,偶尔抿上一口茶。却并未询问什么。

萧正一杯茶下肚,也是纹丝不动地昨早椅子上。连屁股都没挪一下位置。心性之稳,就连胡老都有些吃惊。

这年轻人可真不简单啊。

难怪尉迟青曾私访林朝天,要从中撮合,送萧正一份大人请。强行拉拢。

不过这些高层秘辛就不是萧正所能打听到的了。只怕就连胡国栋,也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华夏顶层建筑的较量,往往在电光火石间完成。不仅要四两拨千斤,且惊涛骇浪。莫说寻常人,即便到了萧正这级别的商界大佬,也未必吃得消。

“阿正,你没什么要和我说吗?”胡老放下茶杯,神情平淡道。

胡老身份尊贵,一个月能回家吃上一顿饭实属难得。忙碌起来,可以常年在外。莫说是没有工作交集的下级,就连胡国栋也很少碰头。至于某些想要接近胡老殷勤讨好,顺道某个远大前程。更是难如登天。

官场有个递条子的不良之风。一层一层往上递,这其中关卡良多,而要递到胡老手中,更是难如登天。萧正短期内连续两次与日理万机的胡老单独会谈,真可谓天大的气运。把握得当,未来的他何尝不能成为第二代林老妖?甚至比林老妖更优秀的存在?

只可惜——萧正志不在此,也不愿被赶鸭子上架。卷入注定暗藏杀机的风波。

他的目标,永远都是那个目空一切,高高在上的林老妖。

其他的琐碎,如果与此事有关,他可以观摩一下,无关的,他能退则退。

“是我处理不当,让您为难了。”萧正放下茶杯,态度很端正的说道。

胡建军一事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尉迟家也将他记在了心中。他要拿胡建军当挡箭牌,胡老也的确无话可说。但萧正没那么下作。更不是凡事推脱的男人。否则,他也难有今日之成就。

“为难?”胡老微微眯起眸子,缓缓说道。“你知道为了一个韩可人,胡家要付出多大代价?你又知道,我用多大的筹码,才安抚尉迟青的愤怒?”

萧正摇头道:“我不知道。”

“就因为你一句不知道,所以把我胡家的长子嫡孙推进火坑?”胡老神色有些愠怒。却隐忍不发。

“我不认为那是火坑。”萧正微微抬眸,淡然说道。“至少我觉得小胡遂了心意。”

“你是成年人。我孙子也长大成人了。你应该清楚,一个成年人做决定,遂心意从来不是首要考虑的标准。如何平衡局面,才是关键。”胡老缓缓说道。

“受教了。”萧正点点头,反应颇为清淡。

他知道自己在理论、经验,甚至人生价值上,都要弱于胡老许多。坐在这里品茶大谈格局,萧正毫无胜算。只会被胡老慢慢逼入绝境。

既然如此,倒不如索性避免正面交锋。

胡老瞧了瞧萧正那毫无关系的反应,却也是一怔。眼中掠过一抹异色,神情也渐渐从容起来。意味深长道:“阿正。以你的年龄能走到今天,实属难得。但你又是否知道,这件事会对你造成多大伤害?甚至是你背后的新奥?”

“我是个生意人。”萧正坦言道。

“这不重要。”胡老轻轻摇头。

“我领您的情。”萧正终于说出胡老想听的话。

这件事已然平息。

背后,定然是胡老在做工作。不仅是胡建军闯的祸事,也包括萧正在其中发挥的作用。

于公于私,胡老都会保全萧正。

因为他要告诉所有人,萧正投靠了他。至少,外人别想再打萧正的主意。

“我不出面,尉迟青会不惜一切代价惩罚你。”胡老抿唇说道。

“谢谢您帮我善后。”萧正正襟危坐道。

“我不需要你的谢谢。”胡老摇头说道。“我说过了。我很欣赏你,胡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只要你愿意,胡建军就是你的学生。永远。”

顿了顿,胡老补充了一句:“他很欣赏你,也很崇拜你。”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丝瓜草莓向日葵芭比小猪ios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