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视频app

  

星期六早晨。

闹铃声大作,唧唧喳喳。

张烨看了眼还没亮的天色,打了个哈欠起床洗漱去了,他动作很轻,因为董杉杉的屋门没有开,还在睡觉呢。回来后,张烨凉水洗过脸也精神了些许,就坐在了电脑前面等着了,等待着对方邮件上的信息回馈,如果对方服务端点开了张烨发出的木马程序,他这边的木马软件会有回馈的。

等啊。

等啊。

这孙子怎么还不上线?

是没起床还是没打开电脑啊?

……

与此同时。

一个住宅小区。

起床后的李韬和家人吃早饭。

他妻子问道:“今天不上班吧?”

“休息。”李韬话不多,回了两个字。

他妻子道:“那个张烨弄出的乱子,你那边压力不大吧?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不会出问题吧?”

李韬吃了口包子,笑道:“要说没有影响肯定不可能,不过放心吧,他掀不起什么风浪了,对我没威胁。”

他女儿抬头道:“爸爸,张烨真完了?”

“他完蛋了。”李韬摸摸女儿的头,“他本身就惹了众怒,想看他笑话的人太多了,就算我不整治他,他早晚也得栽跟头!”

他女儿拍手成快,“太好了,让他骂我家李朴宇!哼,对了爸,你给我要一个李朴宇的签名啊。”

李韬溺爱道:“好好好,等他什么时候来上海做节目,我到时候跟电视台打个招呼,这是小事。”

他女儿激动道:“爸,你太好啦!”

李韬道:“呵呵,快吃饭吧。”

饭后,李韬妻子上班去了,他女儿出去找同学玩,他则是一个人回了卧室,打开电脑看新闻,并且登陆了自己的微薄和邮箱。

滴。

您有新邮件。

李韬扫眼一看,眼睛也眨了眨。

不看不是男人?偷-拍?章远棋的隐-秘照片?

我靠,这么黄这么暴力啊!那……必须得看啊!

李韬二话不说,马上拿鼠标点开了这个邮件里的图片。这个世界的网络安全非常好,限制了很大一部分黑客或带有私人目的的网络技术爱好者,对他们来说这是弊端,可凡事都有两面性,换一个角度看这其实也是有利的,利在跟这种安全的网络环境下,民众的防范意识就大大降低了,完全没有张烨那世界的民众们警惕。这不,李韬根本没有任何防范意识,就满心期待地等着刷新,可是当图片刷出来后,李韬却忍不住险些骂娘,我去你姥姥!这老外是谁啊!章远棋在哪里?很黄很暴力的东西在哪里?这不是坑爹么!你还有人性么!

……

另一端。

张烨家里。

喝着茶,抽着烟,张烨突然发现木马客户端上亮了一下,下面一栏控制界面上,多出了一台电脑的用户名,他只发给过李韬一个人木马,所以这台电脑问都不用问,肯定是李韬的!

成了!

终于成了啊!

这孙子真是盗版系统!

张烨一下子就直起腰了,现在的木马基本上都采用的是CS结构,这是张烨那世界的叫法和称呼,在这个世界上,是称之为B-IC结构的,意思是一样的,很方便便捷,木马通过种植也顺利骗过了李韬电脑的防火墙,通过一个以前很老的系统漏洞入侵到了里面,可以说,现在那台电脑已经归张烨控制了,变成了他的一个肉鸡——简单来说也就是可以随意使唤的分身。

键入一条指令,李韬的IP地址很快就显示出来了,这是一个动态的IP段,每次登陆都不一样,会变化的,不过有了那个植入进去的木马,张烨完全不需要担心每次都不好确认IP地址,因为这个木马在对方每次上线联网之后,都会第一时间将该端口的IP生成给张烨的客户端,除非对方填补了这个漏洞或者升级的防火墙,否则基本上是跑不掉张烨的掌控的。

至于输入指令的语言和方式,两个世界是没有太大区别的,毕竟计算机的第一语言就是英语,这世界的英语没有变化,计算机语言的发展当然也大同小异。张烨把几个命令键入下去,对方电脑此刻的上网地址,电脑所在工作组,电脑名声,用户名和管理密码,张烨全部拿到了,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张烨怕对方断网,那样的话即使技术再高的黑客也拿他没办法啊,于是快速开始实施自己的终极目的了——查看对方电脑的所有文件,包括隐藏文件!

C盘——没有。

D盘——没有。

E盘——也没有值得注意的。

李韬的电脑居然很干净,除了有几个游戏和系统软件外,基本上就没其他东西了,连电影都没有,张烨通过对方浏览器上的痕迹来看,倒是找到了几个他登陆浏览过的不健康网站,可是这没什么用处,根本治不了李韬。张烨不满足,又砸着嘴地细细寻找了一番,还是一无所获!

麻痹不应该啊!

谁电脑里没个见不得人的东西啊!

张烨挠头了,这个方法又被否决了,不过他还有招儿,既然对方电脑已经尽在掌握,那能捕获的信息就太多了!

比如开启摄像头!

张烨下一刻就执行了这个操作,不过在执行之前他稍稍调整了一下设置,而且键入了一行指令。现在的电脑摄像头,大部分都是有灯的,有些摄像头上的灯是为了打光照明用的,这个很常见,还有一些摄像头比如笔记本电脑上的针孔一样的小灯,傻子也知道跟照明没什么关系,那么点亮光连跟针都照不到,那个灯是一种提示指示灯,也就是告诉你摄像头开启了。所以这个东西自然要关闭,不然很容易暴露,有些黑客软件自带这种功能,不过有些没有,要费一番周折设置,做这些都是为了隐蔽的。当然,至于开启摄像头后占用的大量内存和CPU资源造成系统缓慢,这就没有办法屏蔽了,这是硬件方面的东西,谁来也没用。

弄好了!

摄像头打开了!

登时,一张大脸猛然出现在了张烨眼前,他定睛一看,冷冷地笑了起来,果然是李韬那张欠揍的面孔!

李韬正在盯着屏幕,那边没有声音。

张烨又执行了一个操作——开启对方电脑的话筒。

嗒,嗒,鼠标点击的声音传到了张烨耳朵里,能听见对方屋子里的动静了,一切都在张烨掌控!

随后,张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开启录像录音功能——这是在自己电脑上开启的,全程记录下李韬那边的一举一动,目的就是找找他的把柄。然而这么一弄,张烨这个普通配置的电脑也顿时有点龟速了,不说开启其他东西了,就是鼠标一动都在屏幕上有些卡,一跳一跳的,于是张烨苦笑着赶紧在后台关闭了几个用不到的东西,以此缓解系统压力,这才好了一点点。

又是一阵漫长的等待。

大概十几分钟后,李韬忽然起身站起来了,转眼就离开了摄像头的范围,因为摄像头覆盖有限,张烨只能从开门声判断出来,李韬这是去外屋客厅了,但并没有关电脑断网,因为张烨还能连接。

等吧。

除了等他什么也做不了。

又过了几分钟,李韬回来了,重新坐在了电脑前面。

黑客是有风险的,所以张烨一刻也不敢离开,万一留下什么痕迹,高手过来的话很容易就会追踪到张烨的方位。

一阵音乐的手机铃声响起。

张烨下意识地一侧头,不是自己的手机。

然后他就见到视频里的李韬接起了电话,并且点了支烟叼在嘴里,“喂,小勇啊……嗯……嗯……几个脱口秀节目查的怎么样了……我知道有问题……不过你们象征性处理一下就行了swag快猫成人版iso,不至于停播……对……版权?我知道他们是抄袭张烨节目的,但他们版权有没有问题,这一块又不归咱们管,有相关版权的部门管,再不行他们自己上法院,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对,对他们警告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太严厉的处罚,但也别太轻,起码给公众一个象征性地交代嘛,这个还用我教你?”

什么?

说到我了?

张烨眼睛大亮!

接着就听李韬继续道:“维我视频那个董什么的女的,她节目封了吧……好……谁啊?谁打电话来的……嗯……我知道了,不过谁求情也没用,她是张烨的大学同学,要办就把他俩一块办……对,跟咱们工作组叫板,还给咱们弄出这么大的乱子,呵,他们还想好过?没门!以后这个维我视频你们也盯一下,有什么节目有问题,直接报给我……对,杀一儆百,我看以后谁还敢造反……呵呵,我还不知道那《网络达人秀》没问题啊,没问题咱们也办!谁能怎么着……懂了吧……行了,你去办吧,一定要把这股负面舆论压下去!谁不服你告诉我!”

电话挂了。

李韬掐灭了烟头,继续上网,完全不知道他的一言一行已经被电脑那边的张烨录像记录下来了!

张烨很兴奋,忍不住一拍大腿!

成了!要的就是这东西啊!有了这个,李韬还想蹦跶?一天他都蹦跶不了了!

又等了十几分钟,见没有什么新收获了,张烨也就没再连接他的电脑,关掉摄像头和音频,用自己吃掉的网络技术技能迅速清理掉了对方电脑的日志文件,把入侵痕迹给消除了,至于那个留在他电脑里的木马程序张烨就删除不了了,没办法,这就是个普通的随便跟网上都能下载的木马软件,级别很低,技术含量也不高,没有那种自动删除自我的程序设定,那是殿堂级的黑客木马。不过这也无伤大雅,每个黑客入侵其实都会留下一些软件啊邮件啊木马啊之类的痕迹,无所谓,只要走的时候记得把日志痕迹清理干净了,那就没问题了,别人就追踪不到。

退出控制。

张烨安全起见还断开了网络,这才重新看了一遍刚刚录下的全过程,并且截取了那一段最关键的视频!

还想吭我和我老同学?

李韬!你丫完了!你亲爹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