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奶app下载

  

晚上,何邦维依旧没有找到乔思的踪迹,他吩咐陈乐乐手下的人去了数个女孩可能去的地方却没有丝毫收获。

程安挂上了悬赏,暂时还没有收到回应,乔思就好像突然从巴黎消失不见了。

等到晚上十点钟,还是陈乐乐那里传来了女孩的消息。

机场方面查到乔思登机回国的记录,目的地是华夏申城。

由于之前在查乔妈妈信息时梳理过一遍机场方面的信息,所以这一遍机场信息的获取一直到了夜晚才传来。

过了半个小时,从机场调阅的监控录像明确了乔思的情况。

她从一辆的士车上下来,急匆匆买了最近一个飞往华夏燕京的航班、可是随后又把目的地改为申城,之后一直是一个人在安静的等待登机。

录像定格在乔思最后登机背景的画面上不动了,程安偷偷看了一眼,师父何邦维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是见过几次乔思的,知道女孩是师父的女朋友,现在看这情况只说是她家里出了事情,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何邦维盯着屏幕里乔乔的背影,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从瑞士苏黎世找到法国巴黎,现在要从法国巴黎找到华夏申城了。

脑海里思考国内可以帮忙的人,何邦维皱着眉头坐了下来。

他现在在陈乐乐的家中,时间晚了,这会依旧还有五个人。

陈乐乐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有些疲惫的对何兄弟说道:“何兄弟,乔思家里现在是什么问题?”他问了一个在场的人都比较疑惑的问题。

摇了摇头,何邦维说道:“我也不知道。”随即他又补充了一句,“好像和官场有关。”

听到这个词,陈乐乐吧唧了下嘴,牵扯到那些事情上面可能就会有些麻烦了。

大厅一时间安静下来。

“我明天回华夏。”沉思了一会,何邦维说道。

陈乐乐的眼神里有些担忧。他犹豫了一会说道:“我在国内不认识什么人,这样吧,何兄弟,有需要钱的地方和我说。”他一直都是混在巴黎华人街,国内基本没什么联系。

程安点头:“好,师父,我跟你一起回去。”

有事弟子服其劳。师父出事,该上则上;再说了。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现在跟着宗师师父回去,还不定是谁挨刀呢。

无声的点了下头,何邦维点开手机开始订明天最早的机票。

时间已经很晚了,外面黑乎乎一片。

“这边如果有乔思与乔妈妈的消息,你第一时间通知我。”何邦维看了看显出疲态的陈乐乐,双手拱拳,“多谢了。”

陈乐乐只是一笑:“我们江湖儿女。不来这些虚的,有能帮上的我一定帮。巴黎这边,我会帮你留意的。”

程安对陈乐乐不熟,听到他提“江湖儿女”这四个字觉得很惊奇。

“嗯,好。”何邦维没有说出第二遍谢,只是让陈乐乐给程安安排了一个房间便先进房休息。

房间里寂静无声,何邦维坐在床边没有入睡。他的眼神落在柜子上的画布——上面是乔乔还未完成的油画。

悄然呼了一口气,和衣、上床、入睡。

……

法国巴黎飞往华夏申城最早航班是中午十二点的,再次通过陈乐乐梳理了一遍信息之后,何邦维就带着程安来到了机场。

“师父,你想好了怎么找到师娘了吗?”程安不知道怎么称呼乔思,想了想还是用师娘来代替。

“没有。”坐在候机室里。何邦维的声音有些飘忽。

“你说师娘家里出事,她回去也没什么用啊,她回去干嘛呢?”程安看着师父还能聊,不像昨天那张脸上的表情那么吓人,索性也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何邦维沉吟道:“乔思是个性情中人。”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描述他对乔思的感觉。

“如果找不到师娘怎么办?”

“那就一直找。”

“嗯……”程安应了一声,带着犹豫试探性的问道,“如果师娘出事了呢?”

何邦维侧头看了徒弟一眼。

刹那间。程安如坠冰窟,似是从师父眼里看到了剑意纵横,冰冷、坚硬。

只是这一眼,何邦维没有开口回答,但程安却读懂了。

两人之间没有再聊,俱是安静的等待登机。

其间,程安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以便能够接收最新的悬赏情报消息,何邦维则是试着联系国内的朋友,看他们有没有找人的渠道。

十二点从巴黎戴高乐起飞,凌晨五点半降落在申城浦东国际机场。

夏天天亮的早,何邦维背着包,程安带着笔记本,两人在黎明第一缕阳光的照射下到达了乔思航班的目的地。

“师父,你朋友在哪?”出了机场,坐上大巴,程安问道。

或许是感谢徒弟在这时候的帮忙,或许是为了排解心中的情绪,何邦维现在倒是显得健谈了一些。

“去这个地址。”他把手机屏幕给程安看了一下,现在他们要去的是在申城工作、生活的米梵家。

昨天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何邦维联系了下国内认识的人,其中就有米梵。

另外一个人是韩晓威——这是他在自驾去日光城的途中认识的,只是韩晓威正在外面,要过两天才会回来。

“那成。”程安跟在师父后面排队打车。

等了一会,两人登上一辆绿色出租。

“静安区的静安枫景小区南门。”何邦维在副驾驶上把地址报给司机师父。

之前他也来过申城,那是匆匆来办理签证,现在看着清晨的街景,何邦维不知道自己这趟会盘桓多久。

机场距离小区很远,一路上何邦维又联系了下庐州的王伟、叶川,他想起王伟的父亲也是在政府部门工作。

王伟一口答应了下来。

出租车到地方了。

何邦维付了钱,两人下车。

刚走到小区门口,何邦维又往回走了几步走到路口从流动早点铺上买了几个包子和两杯豆浆——两人都还没吃早饭呢。

当米梵打开家门,她看到的正是两个风尘仆仆的男人一手拿着包子,一手拿着豆浆。

“进来吧……”米梵有些无语。她看了眼何邦维,然后拿出两双拖鞋。

两个男人换上,程安礼貌性的对米梵笑了笑。

“何邦维,什么情况?”电话里何邦维没有说清楚,米梵便让他来家里说说,反正家里房间多,还能省点住宿费。不过电话里他可没说是两个人。

瞥了一眼看起来精壮有力的程安,米梵给两人倒了杯水。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找什么人?”她坐在了两人对面的沙发上。

程安跟着师父前来申城寻找师娘。一切以师父为主,所以他只是低眉顺眼的在那里喝之前没喝完的豆浆。

何邦维先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朋友在公安系统的?我想在申城找个人的行踪。”

看着米梵疑惑的眼神,他接着说道:“找我女朋友的。”

有些不解,米梵问道:“你是这玩哪一出?分手了?死追不放?”

“她家里出了点事,我找不到她了。”何邦维解释道,“她家里好像有人是当官的,我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噢?”米梵挑了下眉头,“当官的?姓什么?”

“姓乔。”

米梵对政坛了解的不多,回忆了下明显没什么印象。所以只是先答应下来,“我有个同学在公安局里工作,我帮你问问看。”

何邦维谢过了她。

先把这事接了下来,米梵转了转眼珠说道:“何大才子,我听说有你有和霍华德·肖合作啊。”

“嗯,对,他让我给了他一首曲子。用来配乐。”何邦维如实回答。

米梵撇了撇嘴:“那首的质量不错啊,我在这边都听说了。”

这个情况何邦维倒是不知道,“嗯,还行吧。”他一点也没有谦虚的意思,只是觉得那首给霍华德·肖的《神灵》确实不属于自己多喜欢的。

轻轻摇了摇头,米梵笑道:“有时候我真想看看你脑里都是什么。诶,辛辛苦苦工作一年还不如你写首曲子来钱快。”

一旁喝完豆浆的程安有些傻眼,这画风怎么变了,刚才不是还在师娘的事么,现在怎么提起什么曲子、什么挣钱了?

咦,师父还会写曲子?

程安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师父,看了看他的身材又暗自比了比自己。发现他确实不像是其他那种习武之人那么强壮,只能说是匀称。

这种身材给人的第一印象确实和功夫扯不到一起去啊,程安若有所悟,师父之前用来悬赏的钱大概就是这样赚来的吧。

啧啧,真是看不出啊,文武双全啊……

何邦维对徒弟内心的感叹一无所知,他对于宣传异域文化只是顺带着来做。

“反正你今天来也来了,就给我再贡献几首音乐呗。我拿回去联系总部音乐部门,再刷刷脸,留个好印象。”米梵露出了狐狸尾巴,她让何邦维来这边就是想压榨两首音乐用。

“好。”何邦维不带一丝犹豫的答应了,米梵只要能帮忙,现在这些事都不算什么。

说写就写,他要来了两张a4纸和一支笔,随手把豆浆推到一边就埋头在茶几上写了起来。

米梵纳闷了,现在就来?现在就写?行不行啊这是?糊弄我的吧?

程安有些好奇的凑到师父旁边,看了两眼发现自己看不懂。

坐回自己的位置,他觉得师父的形象在自己心里更加高大了。

进有一身宗师功夫,退有两手作曲绝技,简直完美啊。

成版人快手app苹果静静等何邦维把两张a4纸写满,米梵带着怀疑的接过来,只是稍稍看了看,她就确定这些曲子同样是上乘之作。

情不自禁的哼唱两声,女孩说道:“哎,就你这样的,还上什么学啊!”

何邦维只是看着她,拜托道:“让你朋友帮我找下乔思的踪迹。”

心情大好,米梵一拍胸脯:“没问题,教给我了,我那朋友是十多年的哥们了,肯定成。乔思的名字是哪两个字?身份证上的。”

何邦维说了名字,催着米梵赶紧找自己的朋友。

笑眯眯的把a4纸收了起来,米梵一边给朋友发信息,一边说钱数方面还是按照之前的惯例来。

没过一会,女孩的手机短信就被回复了。

米梵看了看手机,冲何邦维比了个k的手势。

略微放了下心,何邦维靠在沙发上沉思还有没有别的渠道可以找人。

正在这时,程安忽然听到手机发出了自己设置的提示音,他连忙把笔记本从包里取出来——这是他针对情报设置的程序。

“师父,有乔妈的消息了。”程安粗略看了一遍,汇报道。

米梵惊奇,咦,这个大汉怎么喊何邦维叫做师父?

“怎么样?”

何邦维的眼睛从手机屏幕上移开,他刚刚也收到了王伟的回信。

“说是她目前正被调查?”程安皱着眉头回答。

“调查?”

“对,好像是监视居住?”程安用不太确定的语气说道,因为情报上面的用词也是不确定。

“那有乔思的吗?”

“没。”

何邦维有些失望,乔妈妈回到燕京,为什么乔思是到申城呢?

不过也还好,最起码现在乔妈妈没出什么事,人身安全没有问题,如果在申城找不到乔思的话,那就去燕京找乔妈妈。

乔思总归会回去的,这是何邦维的判断。

“好,继续关注。”得到了这个消息,何邦维继续看王伟给的回复——他在庐州通过父亲的关系找了下公安的人,结果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喏,给你一把钥匙,你们先住在这边吧。我先去上班了,朋友那边有消息我会立即通知你的。”米梵从卧室里出来递给何邦维一把钥匙。

“行,去吧,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看着米梵出门,何邦维起身走到阳台。

从高处望去,这片区域的小区住宅层层叠叠,参差不齐。

这天,米梵那边一直没有给出回复,直到晚上回来,她才告诉何邦维,能查到乔思入境的信息,但随后就消失不见了。

又过了一天,米梵朋友那边没有跟进的消息。

王伟那边查不到动静。

程安的悬赏情报没有更新。

寻找乔思的行动一时间陷入茫然的局面。(未完待续。)

ps:多谢疯亘发、被雷劈了2的打赏。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Categories: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