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机app下载

  

“终于觉悟了,肯与吾决一死战了吗?”

朱佑香如释重负:真是太累了!

朱佑香感觉的“累”,并非是因为与怪物交手而感到体力疲惫,她的“累”,更主要还是来自心理上的,眼前的魔界妖物实在太狡猾了!

人们往往有种错觉,即以为残暴的生物是不会害怕的——具体到这头吸血魔身上,这却是大错特错了。虽然吸血魔体型庞大,动作凶悍,性情残忍,但论起个性来,它却是狡诈和谨慎的,它本能地回避任何旗鼓相当的交战,只肯对那些弱小的敌人下手。

事实上,就在现在的决战之前,朱佑香与吸血魔已有过多次交手了,发现朱佑香并非那种可以任由它肆意捕杀的普通人类,吸血魔怪物立即采取了躲藏的战术,一直在银座区里逃避藏匿,对朱佑香避而不战。

怪物有着变形易容的异能,在这熙熙攘攘人潮往来的繁华市中心,这是对它十分有利的战场。为躲避朱佑香的追缉,它时而变成逃跑的市民、有时候又变成来抓捕的机动队警察,有时候又变成躺在地面上的尸体,希望躲过朱佑香的追踪。

对上这么一个心机狡诈又擅长千变万化的家伙,朱佑香真是心力憔悴——这家伙奸猾得跟条泥鳅一般,稍不留神它就要溜得无影无踪了。

有好几次,朱佑香都把它给追丢了,好在她还有一个杀手锏:寻魔火鸦——无论怪物变成市民也好,变成警察也好,它身上的魔气都是没法变化的,只要有魔气,它就始终逃不过火鸦的追踪。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追逐。朱佑香终于把怪物逼得进入了不得不死战的处境!

在电视直播里,这是一场凶险异常的战斗,大楼崩塌。天崩地裂,造成的破坏犹如八级地震。数千万旁观者为朱佑香的险境吓得心惊胆战,但朱佑香本人的心境却是平静如波,不起丝毫涟漪。

朱佑香很清楚,到了他们这种层次的修真士和魔物,这种程度的攻击,不过是双方在正式激战之前的试探罢了,就如同两路大军在正式决战之前的斥候战斗,双方都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来。现在的交手,连热身都算不上。

妖物的攻势看似气势汹汹,但它并没有使用法术或异能,只是凭它肉身的力量攻击,所以,朱佑香也不急着使出绝技。

激烈的战斗中,朱佑香还有闲暇来思考——对方的破坏力很强,一击就能摧毁房屋,折断大树,攻击犀利。速度敏捷,反应灵活,但这种力量本质上依然是怪物本身的*力量。还没到能运用魔气技巧的地步,也没见它展露其他异能或者本领,比起自己在国内遭遇到的低阶魔物,除了力量更大、体型更大、速度更快、外皮更坚韧,吸血魔好像也强不到哪里去。

朱佑香感觉,对方最难缠的地方,还是它的生命力恢复能力十分惊人。自己已对它使了四次“寻魔火鸦”,但每次受伤,怪物只要抓住几个人类来吸血。它马上就能使得自身的伤痕飞速地愈合——也就是说,只要自己不能把它给斩杀当场。只要让它还有一口气逃出去,它都能靠着吸血来恢复完全的战斗力!

吸血魔能靠着吸血来回血。在这人口密集的大都市里,那是近乎作弊一样的逆天技能了!这等于给了这头妖物几乎无限的生命恢复能力。

跟这样的对手打起消耗战,对自己是不利的,但问题是,这怪物的弱点,到底是在哪里呢?

朱佑香看了一眼周围——那架讨厌的直升机一直悬挂在那边,直升机上探出了一个摄像机的镜头,一直在瞄着这边。

“真是讨厌的东西!”朱佑香望着那直升机,眼睛中流露出杀意——这台直升机虽然悬停得很远,但还是给她造成了妨碍,她不得不一直侧脸或者背对着直升机的那边,免得被对方拍到自己的正面——虽然朱佑香已使出法术来模糊了自己的面目和相貌,但听说日本国的科技十分发达,搞不好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来查明自己的真正身份。

所以,看到那架直升机,朱佑香很有种冲动,想放出飞剑去把它给一剑斩落了,但看到直升机上伸出的摄像头,为了不给许岩带来麻烦,她还是强忍着克制住了自己。

这时候,却听西边的天际传来了一阵“嗡嗡嗡”的机器轰响,她抬头望去,却见远方黑色的天幕下,出现了一排明亮的光点。在都市灯光的映照下,直升机群黑色的轮廓若隐若现——原来从西边方向,飞来了一排的直升机,看那机群亮灯,约莫有十几架直升机之多。

不但朱佑香看到了直升机群,富士电视台的记者宫本桥信也看到了正在陆续飞来的直升机群。看到直升机群,宫本桥信陡然兴奋起来,他大声说:“各位观众,现在是东京时间晚上十点,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在银座上空出现了大量的直升机群。。。直升机群一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共是八架直升机,后面好像还有更多的直升机群正在赶来!

让我们拉近镜头看下,直升机上的标志是——八条旭日旗!陆上自卫队的直升机!是陆上自卫队出动了!

首相阁下终于做出决断!自卫队出动了!自卫队板载!板载!”

宫本桥信脸色通红,神情显得十分激动,如痴如醉——看到那怪物在东京市区肆虐,杀人毁屋,如入无人之境,连警视厅的精锐部队惨败下来了,每个日本人都感觉既愤慨又耻辱。现在,看到陆上自卫队终于出动了,日本观众无不感觉精神一振。

这时候,附近陡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喧嚣,那是“自卫队板载”的欢呼声,那欢呼声一阵接着一阵。声浪高涨——在这个时刻,整个东京只怕有几百万人在热烈地欢呼着,那欢呼的巨大声浪一阵接着一阵。犹如狂涛海啸,连许岩等人身处于高层的宾馆都听得清清楚楚。

整个东京都沉浸在一片热烈的欢呼声中。这时候,却听电视机屏幕上,记者宫本桥信又在嚷嚷了:“各位观众,根据我们后方资讯部传来的讯息,在我们面前出现的直升机群是来自木更津市第一直升机团的战斗部队,这是隶属于东京中央应变集团所属的部队,今天出动的直升机免费下载app黄色软件下载安装到手机都是属于ah-1s“休伊眼镜蛇”型号的,这是我们陆航自卫队的主战直升机。。。”

宫本桥信在喋喋不休地说着。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那声音是从机舱传来了,却是驾驶员冲记者喊话了:“宫本先生,自卫队向我们发来喊话通讯了!您要不要听一下?”

宫本桥信愣了一下,却是陡然兴奋起来:“好的,你把通讯的声音调大,让观众们也听听,来自我们自卫队的声音——难道说,自卫队需要我们的帮助一起来消灭这头怪物吗?”

他脸上露出了悲壮的表情:“各位观众。鄙人宫本桥信只是一介小民,能力有限,但既然国家征召。为了消灭这头可怕的哥斯拉,鄙人也是不惧牺牲的!哪怕是效法我们神风队的前辈,以机身去撞击怪物,鄙人也是在所不惜的!安藏先生,请把通讯的声音调大吧!”

“嗨依!”

驾驶员调大了通讯器的声量,霎时间,整个机舱里都响起了喊话声,那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语气很严厉:“。。。重复一遍。前方富士电视台的直升机,你机已经进入了临时警戒的封锁区。请立即离开!否则自卫队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重复一遍,封锁警戒区内即将发生交战。请你机立即离开,否则自卫队将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请立即离开!”

听到自卫队的通讯声,许岩不由“呵呵”一笑,安晴织子和黄夕也是莞尔。

屏幕前,自作多情的宫本桥信脸色颇为精彩,好在当记者的人脸皮厚,他倒也不显得如何尴尬,他自我解嘲地苦笑道:“各位观众,看来自卫队并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他们要求我们立即离开。。。各位观众,你们是怎么看的呢?我们要不要按政府的要求,立即离开这即将成为交战区域的地方,还是留在这里,继续为全国的观众继续直播现场情况呢?各位观众,你们的意见如何?”

正说着,记者口袋里的电话铃又响了,他掏出电话来看了下,神情一振:“各位观众,就在刚刚,根据我们后方资讯部传来的消息,就在刚刚的五分钟里,有超过三百多个电话打到了我们电视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电话观众都是希望我们继续留下继续直播现场情况的。”

宫本桥信举着拳头,慷慨激昂地喊道:“观众的希望,就是对我们记者的命令!为全日本的观众奉献观众最爱看的电视节目,这是我们身为媒体记者的神圣职责!为了全日本的电视观众,我,宫本桥信,今天哪怕是豁出性命不要了,也要继续留在这里为观众们继续报道和直播!”

他对着驾驶员大声说:“安藏先生,请回复自卫队,按照日本宪法赋予国民的新闻自由原则,我们记者拥有采访权,我们将继续留在这边继续直播节目!感谢自卫队的好意,但我们的安全我们会自行负责!”

喊出了豪言壮语,但很明显,这位宫本桥信先生的内心并不是真的那么坚强,他马上又跟驾驶员说:“安藏先生,您看,这个我们是不是后撤一点,免得妨碍了自卫队的战斗?身为日本国民,自卫队在消灭怪物的时候,我们可不能拖他们的后腿啊!”

驾驶员点头:“嗨依!宫本先生,听您的安排!”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回转,开始后退,看到富士电视台的直升机后退了,自卫队的陆航直升机于是开始放喇叭广播,叽里呱啦一阵叫喊,许岩问黄夕:“黄夕,自卫队在喊什么?”

“中校,陆航自卫队在喊话,请那位与怪物正在交手的女士立即撤离,他们马上就要发射导弹了,如果那位女士还留在那边,他们不能保证她的安全,所以请她迅速撤离。”

“哦!”许岩轻声感慨了一声,心想日本自卫队做得倒是还很人性化的,在这时候还记得兼顾自己人的安全——不过这也是难免的吧,毕竟东京富士台的转播直升机还在旁边,如果自卫队不分青红皂白一口气地砸十几枚导弹下去,事后只怕也要免不了铺天盖地的批评,骂自卫队罔顾国民生命安危之类的——公知这种生物,可是不分国界的。

这时候,许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不好!自卫队是用日语来喊话的,可是朱佑香压根不懂日语,她怎么听得懂??既然朱佑香听不懂,她又如何知道该后撤?糟了!”

想到这件事,许岩陡然慌了手脚:在自卫队的导弹攻击之下,朱佑香的防护罩是否能抵挡得住?

许岩知道,朱佑香的实力很强,但问题,她面对的,不是普通的枪械子弹,而是人类攻击威力最大的武器——导弹,这种情况下,单靠着朱佑香自身的防护罩,她是否还能抵挡?

一瞬间,许岩心如乱麻,他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冒了出来。黄夕和安晴织子都注意到了许岩的异状,黄夕诧异地问道:“中校,您没事吧?”

许岩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他说:“没事——安晴小姐,您有办法可以直截联系上那边正在执行任务的自卫队直升机群吗?”

安晴织子摇头:“没有。许桑,您知道,我是警视厅的,我只能联系到警视厅的对策本部。而那边的直升机群是属于自卫队的,他们属于防卫省统辖的,跟我们不是一个系统,我们跟他们没有直接沟通的渠道。”(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Categories: 未分类